1. <legend id="cdftz"></legend>
    新聞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中央生態環保督察批崇左與保山治污不力 地方黨委政府不作為影響治污成效

    文章來源:法治日報    時間:2021-04-22 13:10:10

    崇左市對黑臭池塘一填了之,而不對污水管網“動刀子”,實際上是在做“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表面文章”

    保山市委、市政府對東河水污染治理缺少系統謀劃、全盤考慮,對項目資金的使用監督不力

    地方黨委、政府生態環保不作為、慢作為,不僅違背了黨中央提出的“黨政同責、一崗雙責”要求,而且直接影響地方的污染治理成效

    廣西崇左93.3%的城市污水直排;云南保山“母親河”淪為“納污河”。這是正在進行的第二輪第三批中央生態環保督察近日公開的兩個典型案例,并指出崇左與保山兩地黨委、政府不作為、慢作為。

    督察組透露,崇左市污水收集率只有6.7%,收集率之低創下全國之最。僅崇左市百貨大樓排澇泵站一個點位,每天就有逾萬噸重度黑臭污水直排左江。保山市放任東河污染問題長期存在,自2018年以來,東河水質持續惡化為劣類。

    督察組指出,地方黨委、政府生態環保不作為、慢作為,不僅違背了黨中央提出的“黨政同責、一崗雙責”要求,而且直接影響地方的污染治理成效。

    申報城市黑臭水體

    拈輕怕重填報失實

    城市黑臭水體治理是污染防治攻堅戰七大標志性戰役之一。按照國家要求,2015年,崇左市排查出總水域面積約為38550平方米的城區污染池塘11個,崇左市將其中5個池塘作為黑臭水體上報國家。

    據督察組介紹,2017年1月和7月,崇左市住建局先后組織編制了《崇左市中心城區黑臭水體整治工作方案》(以下簡稱《整治方案》)和《崇左市中心城區黑臭水體整治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可研報告》),崇左市政府和市發展改革委先后予以批復。

    崇左市在申報黑臭水體時,明明已經掌握全部11個池塘的位置和水質情況,但申報國家黑臭水體治理任務時不按照《城市黑臭水體整治工作指南》來判定黑臭水體,而是拈輕怕重,不如實填報!倍讲旖M在崇左市調查發現,“烈士陵園池塘1”和“烈士陵園池塘2”是緊緊相連的兩個黑臭水體,但崇左市在申報時卻只申報“烈士陵園池塘1”,不申報“烈士陵園池塘2”,被“遺漏”的“烈士陵園池塘2”至今黑臭。

    督察組指出,被選擇性“遺漏”的黑臭水體還有“江州區黨校池塘”,目前這段水體只有靠抽取左江清水回灌才能避免水體復黑復臭。

    據督察組介紹,崇左市《整治方案》《可研報告》和中央資金批復材料中均明確提出,所有池塘都采用“外源控制、內源消減、生態修復、生態護岸”等綜合治理措施開展治理。但崇左市住建局在沒有辦理任何項目變更手續的情況下,私自改變治理方式,降低治理標準,對全部11個池塘治理任務中的7個“一填了之”。其中,上報國家黑臭水體治理任務的5個池塘,有4個被填平。

    截至2020年年底,崇左市將5個作為“國家黑臭水體整治任務”的池塘全部上報為“完成治理”。而真實情況又是怎樣的呢?

    西塘池塘原是西塘村的納污水體,被一填了之后,西塘村源頭污水無地排放,在距離原池塘不足200米的居民房前屋后形成了新的納污水體,F場檢測顯示,水體中氨氮濃度22毫克/升,溶解氧0.15毫克/升,屬重度黑臭。督察組透露,西塘池塘的污染問題引發群眾強烈不滿,群眾在督察現場向督察組舉報。

    督察組還發現,在距離西塘池塘污水渠數百米的百貨大樓排澇泵站,每天有超過萬噸污水直排左江。取樣監測結果顯示,化學需氧量86毫克/升、氨氮18.5毫克/升、總磷2.48毫克/升,達到重度黑臭程度。在麗江南路麗江加油站斜對面的河堤下,同樣存在大量污水直排左江。

    黑臭池塘一填了之

    治污大做表面文章

    究竟是何原因導致崇左河流出現黑臭?對此,督察組也進行了調查和分析。

    造成崇左市部分池塘黑臭的根本原因在于崇左市不重視污水管網建設,大量生活污水沒有納入城市排污系統,而是經溝渠匯集、地表漫流、滲流,在低洼處形成多個污水池塘!倍讲旖M指出,崇左市對這些池塘一填了之,而不對污水管網“動刀子”,實際上是在做“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表面文章”。

    督察組調閱廣西壯族自治區住建部門數據發現,2020年崇左市污水集中收集率僅為6.7%!斑@是崇左市治污做‘表面文章’的必然結果,也充分暴露出崇左市黨委、政府及相關部門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緊迫感不足!倍讲旖M透露,至今,崇左市仍沒有摸清管網底數,污水長期亂排、直排,市住建部門對污水走向“一問三不知”。

    督察組發現,作為崇左市城區唯一一座污水處理廠——江南污水處理廠距離麗江南路污水直排口僅僅數百米,距離百貨大樓排澇泵站污水直排口距離不足2公里,但因管網不完善等原因,“近在咫尺”的兩地污水不能進入污水處理廠。

    一邊放任污水直排,一邊污水處理廠長期“吃不飽”。督察組透露,2010年,污水處理廠建成投運以來,處理負荷長期不足40%。污水處理廠設計日處理能力3萬噸,2020年實際日均處理水量僅為1.12萬噸,但是崇左市卻需要按照合同約定的保底日處理水量3萬噸支付污水處理費。督察組表示,僅2020年的污水處理費就超過1000萬元,高額處理費被浪費,環境效益卻收效甚微。

    在痛批崇左治污做“表面文章”的同時,督察組指出,崇左市黨委、政府對生態環境保護工作重視不夠,謀劃部署不力;在推動管網建設和污水收集上不作為、慢作為,治污決心長期“難產”。

    萬噸污水直排東河

    母親河淪為納污河

    發源于云南省保山市隆陽區東北部的東河,是保山市的“母親河”。今年4月7日,中央第八生態環保督察組到保山市進行現場督察發現,“母親河”已經變成了“納污河”。督察組透露,由于保山市主城區隆陽區污水處理能力嚴重不足,自2018年以來,東河水質持續惡化為劣類。

    據督察組介紹,保山市隆陽區現有兩座城市生活污水處理廠,日處理生活污水5.5萬噸,遠遠不能滿足城市生活污水處理需求。2020年,隆陽區生活污水收集率僅為31.16%,每天約4.5萬噸污水直排東河。

    督察組透露,為了補齊生活污水處理短板,“十二五”期間,保山市就規劃建設第三污水處理廠,但一直未動工;“十三五”繼續規劃建設日處理能力4萬噸的第三污水處理廠。

    督察組說,由于保山市對污水處理廠項目協調推進不力,直到2019年8月,第三污水處理廠才動工建設,主體工程至今仍未建成,配套的10.17公里污水干管也僅完成4.72公里。

    污水處理廠建設嚴重滯后導致東河水質持續惡化。督察組指出,石龍坪監測斷面是東河隆陽區出境監測斷面,近年來水質一路下滑,2018年、2019年、2020年分別為類、類、劣類。位于石龍坪監測斷面上游的雙橋監測斷面是東河出隆陽城區的第一個監測斷面,水質更差,近年來均為劣類,2020年氨氮、總磷指標分別達到4.42毫克/升和0.8毫克/升,超過東河水環境功能區類水質標準的1.95倍和1.67倍。

    大沙河是東河重要的一級支流,督察組現場檢查發現,大沙河水體污濁不堪,河面有大量泡沫,現場采樣監測水質為劣類。東河的另一條一級支流易疇河黑臭明顯。一些入河農村溝渠水質更差,富營養化嚴重,F場采樣監測顯示,小枯樹莊旁一條無名入河溝渠化學需氧量高達337毫克/升。

    財政資金嚴重浪費

    治污問題久拖不決

    在公開披露保山“母親河”淪為“納污河”的同時,督察組指出,保山市黨委、政府對東河污染治理問題久拖不決。

    督察組指出,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全面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意見》明確,地方各級黨委和政府對本行政區域生態環境保護工作及生態環境質量負總責。但是,保山市委、市政府對東河水污染治理缺少系統謀劃、全盤考慮,對項目資金的使用監督不力。

    督察組透露,2017年至2020年,中央和省級財政共計安排給保山市用于隆陽區水污染防治的項目資金為5.58億元,而市區兩級實際用到隆陽區水污染治理上的資金僅1.23億元,不到四分之一。

    保山市政府對相關部門和下級政府反映東河污染突出問題的有關報告,只是簡單地一批了之,放任東河污染問題長期存在!倍讲旖M說,2020年9月4日,保山市政府專題會議明確要求第三污水處理廠在2020年年底前建成投入使用,但在2020年9月11日和22日省級河長兩次批示指出隆陽建成區現有污水處理能力不足之后,保山市政府反而在隨后制定印發的整改方案中,將污水處理廠投產時間推遲到2021年8月。

    督察組指出,在水污染治理上,保山市隆陽區政府工作敷衍應付,落實政府要求打折扣。

    督察組說,2017年以來,中央和省、市級財政先后安排隆陽區水污染防治項目資金3.56億元,但隆陽區實際投入到東河修復治理的資金僅2843萬元,不到10%,致使相關項目難以按計劃實施,隆陽區河圖鎮、板橋鎮、漢莊鎮等城鎮生活污水直排東河,污染嚴重。2021年1月,云南省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關于保山市隆陽區東河石龍坪斷面水質惡化問題督促整改的函》后,隆陽區委、區政府在落實過程中僅對東河沿岸75家企業開展了排查,并未對其他入河排污口進行全面排查,也沒有建立相應的入河排污口名錄。